<rp id="z16f6"><var id="z16f6"><font id="z16f6"></font></var></rp>
  • <ruby id="z16f6"><table id="z16f6"></table></ruby>

      <ruby id="z16f6"></ruby>
      <tbody id="z16f6"></tbody>
      <strong id="z16f6"></strong>

      最高法發布第四批人民法院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時間:2024年03月18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3月17日電 據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消息,為充分發揮典型案例指引作用,加強種業知識產權保護,以高水平司法推動種業創新和高質量發展,為加快推進種業振興和維護國家糧食安全提供更加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最高人民法院從全國法院過去一年審結案件中評選出第四批人民法院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15件,現予發布。

        本次發布的典型案例具有如下三個特點:

        一是案例類型較為全面。涉及種業知識產權保護中民事、行政和刑事三大類案件,其中民事侵權及合同案例13件,品種權授權行政案例1件,刑事案例1件。

        二是品種類型較為廣泛。所涉植物品種涵蓋面較廣,既有小麥、水稻、玉米等主要糧食作物,也有辣椒、甜瓜、大豆等經濟作物。

        三是訴爭利益較大。案件所涉品種的經濟價值較大,8件案例訴爭標的額超過百萬元,個別案件更是高達數億元,受到業內廣泛關注。

        本次發布的典型案例體現了如下司法導向:

        一是堅持嚴格保護。加大刑事司法保護力度,提高法律威懾力。在涉“沃玉3號”玉米品種父母本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中,對違反保密約定對外銷售雜交種親本繁殖材料的行為以侵犯商業秘密罪定罪量刑并處罰金,加大涉種子犯罪懲治力度。積極依法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切實提高侵權代價。2件案例適用懲罰性賠償。在“丹玉405號”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明確懲罰性賠償基數難以精確計算時可以基于在案證據裁量確定,二審據此全額支持權利人300 萬元賠償訴訟請求。用足用好法律手段和裁量空間,確保品種權人利益得到充分保障。在“利合328”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對明知特定親本組合系用于生產雜交種授權品種仍予以銷售的行為認定為幫助侵害雜交種品種權,有效延伸雜交種品種權的維權環節。在“登海6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判令將公司作為侵權工具的公司實際控制人與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在“萬糯2000”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判令組織主導多人生產、繁殖的組織者對被組織者實施的全部被訴侵權行為承擔相應責任,最大限度保障權利人利益。在“奧黛麗”辣椒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以侵權人與品種權人之間的事前約定作為確定侵權賠償的重要參考,破解侵權賠償舉證難題。在以判決結案的11件侵害品種權民事案件中,4件賠償請求得到全額支持,4件獲賠數額超百萬元。

        二是堅持能動履職;钣蒙朴谜{解和解手段解決糾紛,實現雙贏多贏共贏。在“五山絲苗”水稻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及侵權兩案中,涉案企業均為種業頭部企業且有長期合作基礎,審理法院努力促成雙方當事人和解,徹底解決宿怨,實現共贏發展。

        三是堅持協同提升。積極推進民事司法保護和行政執法保護協同,提升整體保護效果。在“遠科1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基于當地農業行政部門對種子的抽樣、送檢和現場勘驗記錄,依法認定侵權人“真假混賣”逃避監管的事實,據此加大判賠力度。在“菏豆33號”大豆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中,基于種子生產經營者辦理《產地檢疫合格證》記載的產量推算侵權規模,確保權利人得到足額賠償。監督支持品種權授權確權行為,促進提高授權質量。在“農麥168”小麥植物新品種授權案中,明確授權程序中DUS測試地點的確定應當根據說明書中對品種適于生長的區域、環境等的記載,結合品種類型及育種過程和方法綜合作出認定,以能夠保證品種的性狀得到充分表達為標準,為相關授權程序作出明確司法指引。

        《人民法院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第四批)》目錄

        案例1.“五山絲苗”水稻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侵權兩案【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種權實施許可合同、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兩案】

        案例2.“丹玉405號”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與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青島某農技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3.“奧黛麗”辣椒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某種苗北京公司與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4.“菏豆33號”大豆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山東某種業科技公司與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5.“利合328”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恒基利某種業公司與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翁牛特旗某種子門市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6.“登海6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劉某堂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7.“萬糯2000”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與安某成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8.“遠科1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三某種業公司與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等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9.“先玉33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敦煌某良種公司與吉林某種業公司、樺甸某農資商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10.“中科發5號”水稻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五常某種業公司與前郭縣某種業公司、前郭縣某農資商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11.“博洋9”甜瓜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天津某種業公司與壽光市某種苗公司、劉某勝植物新品種臨時保護期使用費糾紛及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12.“澳甜糯7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天津市某澳種子有限公司與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合川區某輝農資經營部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案例13.“濟麥22”小麥植物新品種合同糾紛案【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與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糾紛】

        案例14.“農麥168”小麥植物新品種授權案【江蘇神某種業科技公司與農業農村部植物新品種復審委員會植物新品種申請駁回復審行政糾紛】

        案例15.涉“沃玉3號”玉米品種父母本侵犯商業秘密罪案

        案例一

        “五山絲苗”水稻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侵權兩案【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種權實施許可合同、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兩案】

        一審: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22)皖民初2號、(2022)皖民初3號

        【基本案情】

        廣東某水稻研究所系“五山絲苗”水稻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2011年10月24日,廣東某水稻研究所授予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五山絲苗”水稻植物新品種除廣東省區域外的獨家實施許可權。2016年4月,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使用水稻常規品種“五山絲苗”配組協議》,授權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湖南某種業公司使用“五山絲苗”與其自身擁有知識產權的水稻不育系測配組合。自2018年后,雙方在協議履行中發生爭議,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認為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經授權私自繁殖生產“五山絲苗”繁殖材料,并重復使用“五山絲苗”作為親本生產諸多雜交水稻品種,系侵權行為;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則稱其已按協議約定向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全額支付了“五山絲苗”品種使用費,對自己研發配組的15個新的雜交水稻品種享有包括自繁“五山絲苗”的完全生產經營權。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以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湖南某種業公司侵害其植物新品種權為由提起賠償3億元的侵權訴訟,某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安徽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單方違約為由提起繼續履行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的違約訴訟。

        【裁判結果】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提級審理兩案,以實質性化解爭議為目標,深入分析研判案情,耐心細致進行調解,最終促成雙方在法院主持下簽訂和解協議。該院于2023年11月27日作出裁定,準許雙方當事人分別撤訴。

        【典型意義】

        本案被業界稱為“中國種業知識產權第一大案”,訴訟雙方均是種業頭部企業,案情復雜,爭議巨大,社會關注度較高。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踐行司法為民宗旨,秉持“雙贏多贏共贏”“案結事了政通人和”的新時代公正司法理念,牢固樹立“如我在訴”意識,努力促成雙方和解撤訴,徹底解決宿怨,實現共贏發展。

        案例二

        “丹玉405號”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與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青島某農技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2)最高法知民終2907號

        【基本案情】

        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系“丹玉405號”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未經授權,在“丹玉405號”品種獲得授權后即以“紫光4號”名稱套牌侵害“丹玉405號”品種權,并于2015年被法院判決認定構成侵權;此后,又于2019年、2020年分別以“錦玉118”“安玉13”“丹玉606號”名稱繼續實施套牌生產、銷售“丹玉405號”品種的侵權行為。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不僅存在以非法獲取的原種進行生產的行為,還在與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簽訂協議后,不履行協議,繼續以多個名稱套牌侵權,委托他人無證生產“丹玉405號”,并且在法院已經認定構成侵權后重復侵權。青島某農技公司是被訴侵權種子的銷售商。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提起侵權訴訟,請求判令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青島某農技公司停止侵權,共同賠償經濟損失和合理開支共計300萬元(以150萬元為賠償基數,以1倍計算懲罰性賠償)。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無法確定懲罰性賠償的計算基數,適用法定賠償判決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100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的侵權行為時間長、地域廣、規模大,且多次實施套牌侵權、重復侵權,侵權行為屢禁不止,侵權故意明顯,侵權情節惡劣,應當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凌海某種業科技公司自認2019年非法使用2000斤“丹玉405號”原種;2019年繁育400畝,參考400畝能夠收獲的“丹玉405號”種子數量及銷售毛利,已基本滿足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主張的150萬元的賠償基數。一審判決以無法確定賠償基數為由對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的懲罰性賠償請求不予支持,適用法律不當。遂改判全額支持遼寧某種業科技公司300萬元的賠償請求。

        【典型意義】

        本案明確懲罰性賠償基數可以基于在案證據裁量確定,而不能簡單以難以精確計算即適用法定賠償。本案裁判體現了人民法院全面落實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努力,依法降低了權利人的維權難度,有效發揮出懲罰性賠償的威懾力,切實讓侵權人付出沉重代價。

        案例三

        “奧黛麗”辣椒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某種苗北京公司與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3)最高法知民終12號

        【基本案情】

        某種苗北京公司系“奧黛麗”辣椒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2020年3月,該公司公證購買了2包“青椒3756”種子,包裝標識顯示生產商為“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某種苗北京公司將“青椒3756”種子與“奧黛麗”授權品種進行委托鑒定,結論為近似品種。2020年6月28日,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與某種苗北京公司、壽光某種子有限公司簽訂《協議》,約定:“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承諾自2021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生產、銷售‘奧黛麗’品種種子和種苗……如果發生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違反本協議下其所作的承諾和義務,應向某種苗北京公司支付違約金200萬元!2021年4月23日,某種苗北京公司公證保全其向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預訂“青椒3756”的過程,以及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在其官方網站、搜狐網站以及名稱為“和潤種子種苗公司”的微信公眾號發布的宣傳文章數篇。某種苗北京公司提起侵權訴訟,請求判令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和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停止侵權,并共同賠償某種苗北京公司經濟損失以及合理開支總計220萬元。一審法院判決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和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20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涉案《協議》約定了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再次侵權時其應當承擔的責任!秴f議》簽訂后,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不僅沒有停止已發生的侵權行為,還實施了新的侵權行為,明顯具有侵權故意。根據查明的事實,可以推算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侵權獲利已超過某種苗北京公司主張的經濟損失200萬元,應當將雙方在協議中約定的200萬元作為確定賠償數額的重要參考。遂改判赤峰某農業科技公司賠償某種苗北京公司經濟損失200萬元,合理開支1萬元,盤山縣某農資經銷店對其中的20萬元承擔連帶責任。

        【典型意義】

        本案明確侵權人與品種權人就未來可能發生的侵權的損害賠償達成事前約定,在后續侵權糾紛中可以作為確定侵權賠償數額的重要參考。這一裁判規則,不僅有利于破解侵權賠償舉證難題,切實加大對權利人合法權益的保護,而且有利于促進種子企業誠信經營和善意履約。

        案例四

        “菏豆33號”大豆植物新品種權侵權案【山東某種業科技公司與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一審: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21)豫01知民初1078號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知民終2410號

        【基本案情】

        山東某種業科技公司系“菏豆33號”大豆植物新品種獨占實施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其從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公證購買到包裝袋標注有“鄭9805”“經營公司:河南某種業公司”“生產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等字樣的大豆種子。使用手機微信掃描被訴種子包裝袋上的“產品信息追溯碼”,顯示有“品種名稱:鄭9805”“生產經營者:河南某種業公司”等信息。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的2020年“鄭9805”大豆種子《產地檢疫合格證》載明:種植面積2000畝,總產量60萬千克,種植地點河南省平頂山市舞鋼市。經鑒定,被訴侵權種子與授權品種“菏豆33號”為極近似或相同品種。山東某種業科技公司提起侵權訴訟,請求判令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停止侵權,共同賠償損失305萬元。一審法院判決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賠償經濟損失1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被訴侵權種子包裝標注信息、防偽驗證情況與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的包裝袋完全一致,應認定兩公司存在共同實施侵權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植物檢疫條例》第十八條的規定,未依照規定辦理植物檢疫證書或者在報檢過程中弄虛作假的,應當承擔行政甚至刑事責任。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作為專業經營種子的經營者,在辦理《產地檢疫合格證》過程中應當遵守上述規定。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應當認定《產地檢疫合格證》記載內容的真實性;同時,即使《產地檢疫合格證》所載明產量為預估產量,也是基于種植面積及相關品種的畝產量所作的合理估算,以記載的種植面積、總產量推算侵權種子數量具有合理性。一審法院結合《產地檢疫合格證》載明的種植面積、總產量,推算出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繁育的被訴侵權種子達 60萬千克;參考“菏豆33號”品種實施許可的時間、范圍、種類,被訴侵權種子的銷售價格等因素,酌定河南某種業公司、舞鋼某農業科技公司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永城市某農貿銷售部賠償經濟損失1萬元,并無不當。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明確在無反駁證據的情況下,可以基于侵權種子的《產地檢疫合格證》的記載,合理估算侵權種子數量,進而合理確定侵權賠償數額。判決彰顯出人民法院強化種子行政管理和執法過程中形成的證據的運用,積極采用具有合理性的證據和計算方法確定賠償數額,確保權利人得到足額賠償,切實維護權利人合法權益。

        案例五

        “利合328”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恒基利某種業公司與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翁牛特旗某種子門市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2)最高法知民終1336號

        【基本案情】

        恒基利某種業公司是“利合328”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實施許可合同的被許可人,并獲授權以自己名義提起訴訟。恒基利某種業公司起訴主張,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生產、銷售名為“華瑞638”實為“利合328”的種子侵害其植物新品種權,請求判令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計100萬元。在上訴期間,恒基利某種業公司補充主張,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在一審判決后還大量銷售“利合328”雜交種特定親本組合的繁殖材料,繼續侵害“利合328”的植物新品種權,請求在二審中一并予以考慮。一審法院判決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20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雜交種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是指能夠繁殖出與該雜交種相同特征、特性的植物體,通常是該雜交種的特定親本組合雜交生產而來的F1代,而不包括生產該雜交種的特定親本組合!袄328”是特定的親本組合“NP01185×NP01154”繁育而來的雜交種授權品種,其繁殖材料是指與“利合328”品種的特征、特性相同的植物體,而不是指用于生產“利合328”的特定親本組合本身。生產雜交種必定需要重復使用其特定親本組合,被訴侵權人明知特定親本組合系用于生產雜交種,仍銷售該特定親本組合,積極追求他人生產雜交種的后果,屬于幫助他人實施侵害雜交種品種權的行為,應當與生產該雜交種繁殖材料的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內蒙古瑞某種業公司在一審判決作出后以銷售“利合328”特定親本組合的方式幫助他人生產“利合328”,構成侵權且數量較大,綜合考慮其存在套牌侵權、持續侵權等侵權情節,對恒基利某種業公司100萬元的賠償請求予以全額支持。

        【典型意義】

        本案明確對于明知特定親本組合系用于生產授權雜交種仍予以銷售的,屬于幫助他人實施侵害雜交種品種權的行為,應當承擔侵權連帶責任。判決向前延伸了雜交種品種權的維權環節,體現了人民法院全鏈條保護植物新品種權、切實加大保護力度的司法態度。

        案例六

        “登海6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劉某堂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2)最高法知民終293號

        【基本案情】

        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系“登海605”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劉某堂于2015年底開始生產經營種子,購買用白皮袋包裝的種子后,使用并不真實存在的品種名稱對種子重新進行包裝并對外銷售。2018年,劉某堂成立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以其配偶作為一人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公司成立后未辦理農作物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生產經營活動主要由劉某堂實際控制。(2021)豫1122刑初185號刑事判決認定,劉某堂采取標簽與種子不符的方法將種子銷售到河南、山東等地,銷售金額達112040元,其行為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提起民事侵權訴訟,主張劉某堂和其實際控制的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侵害了涉案品種的植物新品種權,請求判令立即停止侵權并連帶承擔三倍懲罰性賠償責任共計60萬元。一審法院判決劉某堂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7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劉某堂為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該公司是劉某堂為了實施侵權行為而專門設立的,公司成立后劉某堂作為實際控制人實施被訴侵權行為,既體現了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意志,也體現了劉某堂的個人意志,該公司已經成為劉某堂實施被訴侵權行為的工具;公司成立后受劉某堂實際控制主要從事侵權行為,構成以侵害品種權為業。劉某堂與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構成共同侵權,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同時,該公司還存在未取得農作物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即生產經營玉米種子的情節;劉某堂還存在假冒其他公司名義,使用不存在的品種名稱銷售種子的行為,被判處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可見其侵權行為情節惡劣。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主張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劉某堂侵害“登海605”品種權種子的數量為5噸,并未明顯超出已經查明的被訴侵權行為規模,根據在案證據可合理推定銷售“登海605”的利潤為每公斤27元,據此計算品種權人的實際損失為13.5萬元;以此作為賠償基數,支持品種權人關于三倍懲罰性賠償的訴訟主張,并確定合理開支為6萬元。遂改判全額支持山東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60萬元的賠償請求,劉某堂與河南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典型意義】

        本案重點闡釋了實際控制人與法人構成共同侵權并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問題,強化對侵權企業實際控制人的法律責任追究,切實提高侵權代價,有力促進凈化種業市場環境。

        案例七

        “萬糯2000”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與安某成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知民終2166號

        【基本案情】

        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系“萬糯2000”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安某成等八人租賃了馬某山等四戶農戶承包的共140多畝土地,安某成在其中決定種植的品種,聯系、提供親本,向農戶支付土地流轉費等,并個人租賃土地18.7畝。經檢測,租賃土地上種植的玉米種子與“萬糯2000”品種的標準樣品為極近似或相同品種。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提起侵權訴訟,主張安某成組織、主導包括自己在內的八人在各自租賃的土地上擅自非法生產、繁殖“萬糯2000”玉米種子,構成侵權,請求判令安某成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損失50萬元。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未針對安某成之外的其他七人提起訴訟。一審法院僅判令安某成對其在個人承包的土地上擅自非法生產、繁殖“萬糯2000”的行為承擔侵權責任。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在多人生產、繁殖被訴侵權種子的群體行為中起到組織、主導作用的組織者,應對被組織者直接實施的全部被訴侵權行為承擔相應責任。因安某成在八人承包的土地上進行制種的行為中起到組織和主導作用,該八人的被訴侵權行為造成的全部損失沒有超出安某成的主觀預見范圍,故安某成不僅應對自己承包的土地承擔責任,還應對其余七人所承包土地的被訴侵權行為承擔相應責任。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主張的每畝平均產量沒有明顯超出甘肅省河西地區玉米制種的一般平均產量,且有證據支持,可以采信。在確定種植面積的基礎上,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因被訴侵權行為遭受的實際損失已經超出了50萬元。遂改判全額支持河北某種業有限公司的賠償請求。

        【典型意義】

        本案判令組織者對被組織的全部植物新品種侵權行為承擔侵權責任,讓侵權組織者、主導者付出更重代價,體現了行為危害性與法律責任相適應的法律精神,有利于精準有效制裁侵權行為。

        案例八

        “遠科10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三某種業公司與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等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一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2022)新01知民初7號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3)最高法知民終1484號

        【基本案情】

        三某種業公司是“遠科105”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其提起訴訟,主張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以“永玉3號”為名侵害“遠科105”植物新品種權,請求判令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計300萬余元。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對外銷售的“永玉3號”玉米種子中既存在真實的“永玉3號”玉米種子,也存在與“遠科105”具有同一性的侵權種子,其通過在種子包裝袋上加以三顆紅色五角星“★★★”和“精品專供”字樣對其侵權種子進行管控。一審法院判決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50萬余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新疆九某農業發展公司以“真假混賣”的方式實施套牌侵權行為,手段隱蔽,逃避種子行政監管和法律制裁的主觀意圖明顯,給品種權人維權舉證帶來更大困難和成本,侵權惡意明顯,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將此情節予以重點考量并加大賠償力度。一審判決確定的損害賠償數額及維權合理開支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侵權人以“真假混賣”的方式實施套牌侵權,行為極具迷惑性,逃避侵權制裁的主觀意圖明顯。本案強調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將類似情節予以重點考量以加大賠償力度,切實維護品種權人的合法權益。

        案例九

        “先玉33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敦煌某良種公司與吉林某種業公司、樺甸某農資商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2)最高法知民終2719號

        【基本案情】

        敦煌某良種公司經品種權人授權生產經銷“先玉335”玉米植物新品種,并有權以自己名義維權。其在樺甸某農資商店處公證購買了外包裝標識為吉林某種業公司生產的“嶺單86”玉米雜交種,并將其送至北京玉米檢測中心進行檢驗,結論為與“先玉335”授權品種為極近似或相同品種。敦煌某良種公司起訴主張,吉林某種業公司、樺甸某農資商店的生產、銷售行為侵犯了敦煌某良種公司的合法權益,請求判令二者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100萬元。訴訟過程中,吉林某種業公司辯稱,其基于自己合法品種的真實交易向樺甸某農資商店提供10個替換包裝袋防止原有包裝袋破損,并不存在侵權行為;樺甸某農資商店則自認被訴侵權種子系其擅自使用吉林某種業公司包裝袋,套裝其他種子后進行銷售。一審法院判決樺甸某農資商店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涉案被訴侵權種子的包裝袋正面及背面印有“吉某種業”標識,包裝袋底部標注及微信二維碼掃描結果顯示,生產經營者為“吉林某種業公司”。吉林某種業公司并無證據證明樺甸某農資商店以吉林某種業公司的包裝袋包裝、銷售的種子并非來自吉林某種業公司,應當認定吉林某種業公司為被訴侵權種子的生產者。即便吉林某種業公司向樺甸某農資商店提供包裝袋的行為真實,吉林某種業公司明知樺甸某農資商店沒有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無分裝散裝種子進行銷售的資質,依然向其提供包裝袋,其對包裝袋的使用未履行任何監管義務,對套裝其他種子的侵權行為實際上持放任態度,客觀上導致損害結果發生,亦應當就此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結合樺甸某農資商店自認其存在套牌侵權的事實,應認定吉林某種業公司與樺甸某農資商店共同實施了被訴侵權行為。遂改判吉林省某種業公司、樺甸某農資商店停止侵權并共同賠償敦煌某良種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20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二審判決強調,種子包裝袋是生產經營管理中的重要環節,種子生產企業理應對其嚴格管控,對包裝袋上標注內容的真實性和包裝內種子的質量負責。二審判決明確,一般情況下可以依據種子包裝袋標注的信息認定種子生產者;人民法院對于種子生產者以防止破損為由向銷售商提供空包裝袋、沒有參與侵權行為的辯稱不應輕易采信,更不能簡單以此為由免除其侵權責任。本案判決對于嚴格規范種子包裝、標簽管理、凈化種業市場,具有參考價值。

        案例十

        “中科發5號”水稻植物新品種侵權案【五常某種業公司與前郭縣某種業公司、前郭縣某農資商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一審: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2022)吉01知民初21號

        【基本案情】

        五常某種業公司系“中科發5號”水稻植物新品種的獨占實施被許可人。前郭縣某種業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王某,該公司取得的農作物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生產經營范圍不包括“中科發5號”水稻品種。前郭縣某農資商店系由王某經營的個體工商戶,系前郭縣某種業公司的指定銷售商。五常某種業公司從前郭縣某農資商店購得“中發5”種子50斤,經鑒定與“中科發5號”為極近似或相同品種。五常某種業公司起訴主張,前郭縣某種業公司、前郭縣某農資商店侵害“中科發5號”品種權,請求判令二者停止侵權并連帶賠償經濟損失90萬元。

        【裁判結果】

        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前郭縣某種業公司未經許可,生產“中科發5號”水稻種子,構成侵犯植物新品種權,依法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王某系前郭縣某種業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和前郭縣某農資商店的實際經營者,在接受當地公安部門訊問時供述,被訴侵權“中發5”水稻種子系由其自行種植獲取,該種子的生產基地、加工設備、儲存庫房等均系前郭縣某種業公司所有。被訴侵權種子由前郭縣某種業公司指定的銷售商前郭縣某農資商店對外銷售。前郭縣某種業公司和前郭縣某農資商店一個進行生產、一個進行銷售,兩者分工合作,相互配合存在共同侵權的故意,故二者依法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綜合考慮涉案植物新品種權的類型,侵權經營規模、銷售價格、侵權行為性質、情節以及品種權人維權合理支出等因素,酌情確定前郭縣某種業公司、前郭縣某農資商店共同賠償五常某種業公司15萬元。一審宣判后,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判決指出,不同主體在生產、銷售授權品種繁殖材料過程中分工明確、互相配合,應當認定有關主體構成共同侵權。人民法院依據事實認定生產商和銷售商存在共同故意并判令承擔連帶責任,為品種權人提供了更充分的法律保障。

        案例十一

        “博洋9”甜瓜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天津某種業公司與壽光市某種苗公司、劉某勝植物新品種臨時保護期使用費糾紛及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一審: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22)魯02知民初160號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3)最高法知民終478號

        【基本案情】

        天津某種業公司為“博洋9”甜瓜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其主張壽光市某種苗公司未經授權銷售名稱為“博洋9”的甜瓜種苗,劉某勝是壽光市某種苗公司的唯一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應對該公司的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請求判令壽光市某種苗公司、劉某勝立即停止侵權,并支付臨時保護期使用費50萬元、侵權經濟損失100萬元、合理開支4.29萬元。一審法院判決壽光市某種苗公司支付天津某種業公司臨時保護期使用費3萬元,賠償經濟損失12萬元及合理開支2.69萬元,劉某勝對此承擔連帶責任。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購買者從品種權人或經其許可的人合法獲得種子后,將種子培育成種苗后進行銷售,并非侵權行為;但是,如果用來培育種苗的種子無證據證明來源于品種權人,將來源非法的種子培育成種苗的相關生產、繁殖和銷售行為則構成侵權。雖然查明壽光市某種苗公司、劉某勝從天津某種業公司的合法經銷商處購買了共計6萬!安┭9”甜瓜種子,但其對外宣傳稱,一年銷售三四十萬株“博洋9”種苗,明顯已經超出其合法購買種子的數量,故一審判決認定壽光市某種苗公司、劉某勝存在侵害“博洋9”品種權的生產、銷售、許諾銷售行為,結論并無不當;判決其連帶承擔支付臨時保護期使用費、賠償侵權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開支共計17.69萬元,數額亦無不妥。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判決對于銷售蔬菜瓜果種苗的經營主體將購買的種子培育成種苗進行銷售是否構成權利用盡的問題予以了明確。同時認定,當銷售數量遠超適用權利用盡的范圍時,仍然構成侵權,并可以被訴侵權人宣傳銷售的數量作為確定賠償數額的依據。這一判決有利于加強對品種權人的司法保護和促進市場經營者誠信規范經營。

        案例十二

        案例12:“澳甜糯75”玉米植物新品種侵權案【天津市某澳種子有限公司與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合川區某輝農資經營部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一審: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22)蘇01民初3881號

        【基本案情】

        天津市某澳種子有限公司系“澳甜糯75”玉米品種的普通實施許可被許可人,并獲授權以自己的名義提起侵權訴訟。該公司從合川區某輝農資經營部公證購買“優某升”牌“甜加糯968”玉米種子3袋,上述種子包裝袋顯示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為生產商,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為分裝銷售商,上述種子經鑒定為“澳甜糯75”授權品種。天津市某澳種子有限公司提起侵權訴訟,請求判令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合川區某輝農資經營部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50萬元。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以被訴侵權種子是其將南京某田種業公司生產的“六朝”牌“甜加糯968”原包裝更換為被訴侵權種子包裝進行銷售為由,抗辯其不構成侵權。南京某田種業公司認可曾向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銷售“六朝”牌“甜加糯968”玉米種子,同時辯稱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更換包裝銷售“優某升”牌“甜加糯968”玉米種子并未征得其同意,且“六朝”牌“甜加糯968”玉米種子與“澳甜糯75”授權品種屬于不同品種。

        【裁判結果】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所稱其將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六朝”牌“甜加糯968”品種原包裝更換為“優某升”牌“甜加糯968”包裝的行為,并不屬于法律規定的可以分裝情形,屬于生產經營假種子,F有證據不能證明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涉案“優某升”牌玉米種子系來源于南京某田種業有限公司,且“六朝”牌“甜加糯968”玉米種子與“澳甜糯75”玉米種子差異性明顯,系不同品種。遂判決重慶優某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天津市某澳種子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12萬元。一審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判決將被訴侵權人抗辯所謂分裝銷售他人生產的種子但不能證明種子真實來源的行為認定為被訴侵權人的生產經營行為,對于打擊非法分裝和掩飾侵權的行為,促進市場規范經營具有參考意義。

        案例十三

        “濟麥22”小麥植物新品種權合同糾紛案【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與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合同糾紛】

        一審: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22)魯01知民初271號

        二審: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22)魯民終2117號

        【基本案情】

        山東省某研究所與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簽訂《植物新品種委托開發經營協議》,將“濟麥22”品種權以獨占許可方式授予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行使,并同意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再許可或以其他形式允許他人生產經營。此后,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與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簽訂協議,授權后者生產經營“濟麥22”等小麥種子,并約定后者生產的“濟麥22”小麥大田用種經營范圍為冠縣,經營方式為小麥統一供種項目的供種到戶模式,如后者擅自將小麥統一供種項目用種子以市場銷售渠道銷售、或者在冠縣小麥統一供種項目終止后繼續銷售等,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有權單方解除協議,已經收取的農技推廣費、履約保證金等不予退還,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還應支付違約金50萬元至300萬元。合同履行中,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分別在冠縣之外的多地購買到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生產的“濟麥22”。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以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違約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解除涉案協議,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停止生產經營、繁殖、銷售“濟麥22”小麥品種,并支付違約金及合理開支共計150 萬元,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繳納的履約保證金3萬元不予退還。一審法院判決解除涉案協議,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支付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違約金50萬元,履約保證金3萬元不予退還。

        【裁判結果】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涉案協議約定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生產的“濟麥22”小麥大田用種經營范圍及經營方式,并約定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具有特定條件下的合同解除權。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在冠縣之外通過市場渠道購買到“濟麥22”小麥種子,雖然聊城某種業有限公司辯稱系其他經銷商購種后銷售至冠縣之外,但缺乏證據且協議明確約定上述行為為違約行為,其不構成違約的主張不能成立,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山東某良種有限公司有權要求解除協議。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通過準確界定品種權人與被許可人的權利義務范圍,對品種權人要求被許可人承擔違約責任的訴求依法予以支持,體現了從合同法角度對品種權的有效保護。

        案例十四

        “農麥168”小麥植物新品種授權案【江蘇神某種業科技公司與農業農村部植物新品種復審委員會植物新品種申請駁回復審行政糾紛】

        二審:最高人民法院(2023)最高法知行終95號

        【基本案情】

        江蘇神某種業科技公司系名稱為“農麥168”的小麥植物新品種申請的申請人。針對該申請,植物新品種復審委員會維持關于駁回品種申請的決定。江蘇神某種業科技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主要理由是植物新品種測試(南京)分中心(以下簡稱南京分中心)出具的植物品種DUS測試報告選擇南京作為測試地點錯誤。一審法院判決撤銷被訴決定,由植物新品種復審委員會重新作出決定。植物新品種復審委員會不服,提起上訴。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DUS測試地點的確定應當根據申請人在說明書中對品種適于生長的區域、環境等的記載,結合品種類型及育種過程和方法綜合作出認定,以能夠保證品種的性狀得到充分表達為標準。綜合涉案申請的請求書和說明書的記載,“農麥168”適于生長的區域或環境包括江蘇省淮河以北的部分地區;基于其培育地的記載,能夠表達該品種特征特性的區域也不排除淮河以南的江蘇省鹽城市建湖縣。當測試機構存在多個選擇時,在保證品種性狀充分表達的情況下,可綜合考慮行政效率、測試便利等因素集中、就近統籌確定測試地點。選擇南京分中心作為測試機構是否能夠保證“農麥168”的性狀得到充分表達,可以通過其與近似品種的種植表現進一步佐證。近似品種“淮麥21”在南京分中心經過了兩個完整生長周期的測試,各生長發育階段正常,性狀描述表顯示36個基本性狀均能夠在合理范圍進行表達,在兩個生長周期測試性狀的表現一致!稗r麥168”與“淮麥21”生長生育過程表達的性狀均未出現受測試地點影響的情況,均得到了充分表達,進一步說明確定南京分中心作為測試機構,測試地點的確定,并無不當。遂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江蘇神某種業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

        該案是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首例涉及植物新品種授權程序中DUS測試地點確定的行政案件,重點明確了DUS測試地點的確定應當以能夠保證品種的性狀得到充分表達為標準這一基本要求。

        案例十五

        涉“沃玉3號”玉米品種父母本侵犯商業秘密罪案

        一審: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人民法院(2023)冀0407刑初56號

        【基本案情】

        “沃玉3號”玉米品種(母本M51×父本VK22-4)系河北某種業公司選育品種,2013年7月2日通過山西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獲得品種審定證書。河北某種業公司于2019年6月4日分別就VK22和M51品種申請植物新品種權,并于2021年12月30日獲得授權。在申請和獲得品種權之前,河北某種業公司對“沃玉3號”玉米品種親本繁殖材料采取了保密措施,制訂了商業秘密管理守則,作為其核心商業秘密。河北某種業公司與甘肅省張掖市某種業公司每年簽訂委托生產合同,約定甘肅省張掖市某種業公司對“沃玉3號”玉米品種制種親本材料附有保密和妥善保管責任,不得私留、私繁、贈與、出售等。2021年,甘肅省張掖市某種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被告人張某某,違反與河北某種業公司的合同約定,對外銷售“沃玉3號”親本930公斤給崔某某,崔某某將這些親本交由新疆的范某某種植。范某某將生產出的“沃玉3號”玉米種子134200公斤交由崔某某回收并銷售。經司法鑒定,因張某某違反約定出售“沃玉3號”玉米品種親本,給河北某種業公司造成經濟損失499725.24元。同時,“沃玉3號”玉米品種父本繁殖材料、母本繁殖材料在2022年8月7日之前不為公眾所知悉。

        【裁判結果】

        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沃玉3號”玉米品種的父本和母本繁殖材料是河北某種業公司的核心商業秘密,被告人張某某違反保密義務,給河北某種業公司造成重大損失,情節嚴重、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已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張某某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從寬處罰。被告人張某某取得被害人諒解,依法酌情從輕處罰。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系初犯、認罪認罰、悔罪,取得被害人諒解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遂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一審判決后,被告人未提出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將違反保密約定對外銷售雜交種親本繁殖材料的行為認定為侵犯商業秘密的犯罪行為,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裁判彰顯對種業領域違法犯罪行為的嚴厲懲治,加大了對種業知識產權尤其是親本繁殖材料的商業秘密刑事保護力度,有力維護了種業市場經濟秩序。

      編輯:【郝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精品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_国产交换配乱婬视频手机版_成在人线免费av无码高潮水_国产激情久久99久久
      <rp id="z16f6"><var id="z16f6"><font id="z16f6"></font></var></rp>
    1. <ruby id="z16f6"><table id="z16f6"></table></ruby>

        <ruby id="z16f6"></ruby>
        <tbody id="z16f6"></tbody>
        <strong id="z16f6"></strong>